茶具 > 茶具知识 > 茶具上的题文化
茶具上的题文化
发布时间:2019-09-04 20:55:29来源:烹调知识作者:盛仙

我国古代人民既追求名茶,又讲究茶具的精细贵重,而且十分崇尚在茶具上题写、雕刻诗文,使茶具增添了传世的价值,正所谓“杯随字贵,字随杯传。”

  茶具是茶茗的载体。我国古代人民既追求名茶,又讲究茶具的精细贵重,而且十分崇尚在茶具上题写、雕刻诗文,使茶具增添了传世的价值,正所谓“杯随字贵,字随杯传。”

  茶具上题文之风最早起于两晋南北朝,隋唐最盛。著名的有唐代道士兼诗人施肩吾的佳句“越碗初盛蜀析”。

  君不见,碗是享有盛誉的越州“千峰翠色”的青瓷碗,茶是美如琼浆玉液的新制“剑外九华英”——名碗盛茶,相得益彰,名碗再题上名诗,使得这只“越碗”身价倍增。唐末的皮日休还特意在越州另一只碗上写过一首《茶瓯》诗,“刑客与越人,皆能造磁器,圆似月魂坠,轻如云魂起……”

茶具上的题文化

  我们常见茶具上的回文题词以四言居多,如“清心明目”四字,随便从哪个字破读,皆可成句:“心明目清”、“明目清心”、“目清心明”,意皆不变。又如“怡神悦性”,倒过来读则是“性悦神怡”。顺读点明饮茶对身体健康有好处,倒读则阐发了饮茶对精神的愉悦。还如:“清心宜人”,说的是茶的妙处,倒过来读“人宜心清”,说的却是人性情的修养了。还有一回文:“品一人茶”,似乎某君很专注,只饮一个人为他沏的茶;但倒过来读,就变成了“茶人一品”,意旨迥异,显然指人品和茶品都达到了一品极致。寥寥四字,变化出耐为深思的哲理。

  茶具上的五言回文题词也不少。如“可以清心也”的连环妙句。这一回文句也趣味盎然,也可读为“以清心也可”、“清心也可以”、“心也可以清”、“也可以清心”。这便把茶的清雅独特风味和令人舒心怡神的奇效描绘了出来。又如“云山醉绿树”,倒过来读就是“树绿醉山云”,前者说明名茶大多出自好山好水之所,后者则着重描写茶树生长之茂盛。又如“芬芳透碧澄”,倒过来读则是“澄碧透芳芬”,都是说茶水的色香,颇为诱人。北京一收藏家藏有一尊极为珍贵的紫砂茶壶,壶腰围镌刻着“春螺碧如海”,倒过来读就是“海如碧螺春”。顺读是夸张描写长着苔色的春螺,倒读就变成了赞美那名扬四海的“碧螺春”名茶了。珍贵的紫砂壶泡上珍贵的碧螺春茶,诚可谓手捧双璧,相得益彰,人未饮茶而先陶然欲醉了。

  有的茶具上题书七个字作环形排列:“不可一日无此君”。这也是一句别出心裁的回环佳句,无论从任何一字读起皆能成文,如:“一日无此君不可”、“此君不可一日无”、“君不可一日无此”……这正是茶客们爱茶如命的写照。又如“我热茶水茶热我”,虽然明白如话,然而到底还是显得俗气肤浅了。对比之下,“来客敬茶新洗手”倒读就是“手洗新茶敬客来”亲切感人,浑成天趣,表达了主人对客人的欢迎和尊敬,令人历久难忘。此外再如“香雾遮山长生树”,倒读则为“树生长山遮雾香”,诗情画意,令人向往。

  古往今来,品茶与文人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在品茶中文人萌发文思灵感,创作了这种文体独特的“回文”,言简意赅,旨趣高雅,宛如百花园中一朵鲜灵独放的奇葩。真是“杯中日月长,可清天地心”,品茗赏文,香留齿颊,辉生文笔,拍案叫绝,回味无穷。故千百年来,茶文化一直受到文人墨客的倾爱。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